繁體
玄幻 武俠 都市 曆史 科幻 遊戲 女生 其他
首頁

第四百七十六章 誰的情,誰的義(1 / 2)

他不知道他娘親和叔父之間到底有過什麼,他隻知道,每一次,隻要是娘親拜托叔父的事,叔父就沒有拒絕過。

這世上,總有一些秘密,有一些真相不可能有大白於天下的一天,有一些事情,會埋藏千萬年,卻依舊不被眾人所知道。

李海的身影消失在了濃霧之中,李昀扇才收回了視線,繼續轉身去研究磐石上的機關,隻是,那時候,他沒有想到,這個背影,終將便隻能是留在記憶深處的一道影子了。

濃霧之中,秦落煙的脖子疼得厲害,眼前也黑了那麼一瞬間,等她視線再次清明的時候,人已經被拖到了一旁,而她的麵前,容鄴的手已經插入了一個人的胸膛。

她還來不及驚呼,就看見李海的胸膛洞穿,鮮血飛濺而出,落在容鄴的麵頰上,讓容鄴的臉孔變得越發的猙獰了起來。

李海到死的時候,都還瞪大了眼睛盯著秦落煙的方向,那眼神中,有可惜,有後悔,有遺憾。

“哼!在這濃霧中,我才是無敵的!這些廢物辨別不了方向,所以隻能死在我的手裏。”李海得意的回頭看了一眼秦落煙,然後當著她的麵將手從李海的胸膛抽了出來,手心裏還抓著一顆鮮活跳動的心髒。

“你……”秦落煙想開口叱喝容鄴的殘忍,可是話還沒說出口,就見容鄴竟然一口咬在了那心髒上,她大驚失色,已經忘記了先前要嗬斥他的話。

容鄴咬了一口,臉上的氣色好了很多,他歎了一口氣道,“唉,我這發病的時候,就得靠這活人心養著。得了,你也別露出那種表情,左右你現在對我來說還有用,所以你放心,我不會吃了你。”

不會吃了你。

這句話,像是野獸才會說的話,卻沒想到回出自一個人的口中。

秦落煙心中冰涼,麵色也一片蒼白,她沒有吭聲,隻是看著李海倒在地上的屍體忍不住有些感慨,她想起了李海對她的威脅和反目,一時之間竟是有些同情起李海來。也許,對她來說,李海不是個好人,死了就死了,可是李海對容家,對李昀扇,卻又那般真誠。

人,都是有兩麵性的吧,人的壞,隻是針對一些人而已,對於他在乎的人麵前,沒準兒他就是一個好人呢?

“好了,趕緊給我起來,等我解決了他,你就給我打開機關!”容鄴走到她麵前低喝著,然後抓住秦落煙的肩膀讓她站了起來。

磐石旁邊,李昀扇眉頭緊鎖,不斷觀察著磐石上的紋路,可是他看了許久,卻依舊看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突然,他感覺到有人靠近,猛地回過身體,隱隱約約看見秦落煙臉色發白的臉,他急急地低呼出聲,“落煙,你沒事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,就看見濃霧之中,容鄴挾持著秦落煙走了出來。容鄴一雙手沾滿了鮮血,手指扼住秦落煙的時候,鮮血沾染到她雪白的脖頸上,刺眼得厲害。

他心頭一跳,想到先前就是聽見了秦落煙的聲音,叔父才去濃霧中查看,誰知這一去就沒有回來,他哽咽著,聲音有些不自覺的顫抖,“你、你殺了我叔父?”